永利赌场
澳门巴黎人
澳博娱乐城
龙8国际
此位空闲
UO国际
雷火电竞
2003.Am 太阳城贵宾会
304.com澳门永利集团
明仕亚洲
澳门威尼斯人
168BET
每日小秘诀

·官方公告·

我们更新啦:老虎机123论坛 www.laohuji123.com 老虎机123评级网 www.laohuji123.vip,玩家QQ群:933301551————————本文作者:老虎机123官方人员

兴旺娱乐
钱柜娱乐
U乐国际
千赢国际
喜虎娱乐官网
乐发国际
亚博娱乐老虎机
乐虎国际
博亿堂
龙都国际
优发国际
龙门娱乐
奇幻城
尊亿

足球操盘手眼中的黑庄内幕(第二章第一次“操盘”)

足球操盘手眼中的黑庄内幕(第二章第一次“操盘”)

优发国际

如今的假球现象比几十年前更为普遍,更为猖獗,也更为隐蔽,更为复杂。足球比赛已经成为牵扯到社会政治、经济很多方面的一个庞大的经济门类,各方面的势力都掺杂在里面,互相之间的利益争夺已经近乎白热化。   初入赌庄,我就遇上了英国甲级联赛的一场重头戏——曼联对曼城。按照实力,曼联在主场对付“老弱病残”的曼城,取胜应该不在话下,所以威灵好在开始阶段为这场比赛开出的赔率是:曼联胜赔1.61、平赔3.10、负赔5.25,这是一组比较标准的赔率。SSP最初开出的赔率是:曼联胜赔1.66、平赔3.15、负赔5.00,也是比较正常。开盘之后的头三天,我们在怡保的卜基报回的注单都很平衡,这场比赛的投注数额却明显比平时上升了很多。

  因为是一场万众瞩目的同城大战,我们事先已经预料到这场比赛的投注肯定会很踊跃。遇上这种不多见的大盘,我自然是提起了十二分精神。那几天几乎不敢去睡觉,庞大的投注不断地涌来,直到累积的金额已经超过了以前平均每场投注额三倍的时候,我感觉身上肩负的重任已经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不断地打电话催促分散在怡保各处的卜基们尽快以第一时间报数过来,以便我能够最迅速地掌握盘面的平衡。而九师傅也委派了他最得力的助手S,从槟城与我保持紧密的电话联系。

  到了星期四的晚上,我们在怡保的盘面依然保持平衡,押注胜平负的金额基本平均。但是我们心里却更加紧张,因为按照经验,一般大金额的赌单都会在星期四晚上或者星期五出现。有时候一个大单子下来,就必须拼命去争取后续的资金押到与这张大单子不同的赌注上去,否则盘面不可能平衡。

  这天晚上,让我们担惊受怕的时刻终于来到了,苏洛的一位熟客一下子买了4万令吉(即马来西亚货币单位:林吉特,编者注,下同),押曼联输球。这样,如果曼联真的输了球,我们在曼联胜和平上面所收取的钱已经远远不够赔付他这一单。同时从槟城方面传来的消息看,他们依然可以基本保持着盘面的平衡。这时候,我们所能够做的最基本工作,就是去引导后续的资金往曼联不输球的方向上去押,这样才能把盘面尽量平衡过来,同时还必须注意胜与平之间的平衡,不能再造成新的不平衡,那样局面将更难以收拾。因为赔率不是我们自己开设的,所以我们无法直接用改变赔率的办法来引导赌注,这也是当年我们直接采用欧洲赔率的公司所面临的共同难题。

  那个星期五一整天的工作其实都是同一个方向,就是要求卜基们想办法说服客人们往曼联不输球的方向上考虑。星期五中午,怡保两个广播电台都有半小时左右的足球推介节目,两位节目主持人都是我堂哥的老友,这天他们都按照堂哥事先的交代,在节目中作了对曼联不输球有绝对信心的推介。怡保是个小地方,我们能做的顶多也就是这些,那天晚上看电视时我们看到泰国的一家支持SSP的电视台拼命在做曼联肯定赢不了球的推介,当时我们马上都意识到了什么,相对哈哈大笑,堂哥随手抄起电话打给了九师傅在槟城的一个助手,果然,我们的预料得到了证实——他已经听说SSP在泰国接到了太多押注曼联胜或平的赌单,他们也在心急火燎地“搞平衡”呢。

  这一次与SSP出现盘面冲突,还仅仅属于互相隔岸观火,毕竟他们没有在大马发售,而我们也没有在泰国开盘,所以彼此都能够保持幸灾乐祸的心态一笑置之。但后来,仅仅一年之后,众多的盘口代办公司纷纷扩展到整个东南亚市场的时候,再遇到类似这样的“撞车”,就不再以旁观者的姿态互相看笑话,而是开始了正面对抗,贴身肉搏的时代。

  星期五晚上我们再一次合了盘,所谓“合盘”,就是盘点一下已经收到的押注,把那些卜基们已经报盘而尚未交来钱数的押注也都计算在内。怡保人的信用是非常好的,在怡保的那段日子是我从事这个行业的十几年中相对最为平静和省心的一段时期,卜基报来的盘几乎百分之百都可以兑现,很少有人不讲信用在报盘之后“退水”。后来在吉隆坡和澳门,大概是因为行业的规模做大了,所以经常会遇到“退水”的情况,有几次差点搞得我们全军覆没。在这个行业里,其实到处都是暗礁,随时都有可能一不慎便翻船落水。人们都说马来西亚是赌博的天堂,我想这更多的并不是因为马来西亚人喜好赌博,而是马来西亚人的赌风相对比较好,信用度成了维系马来西亚赌博行业最坚定的基础。这次合盘的结果让我们多少感觉到一点欣慰,经过一天时间的努力,押注曼联胜盘和平盘的数额平稳上升,而押注负盘的数额在整个一个白天都没有增加。

 我们内心里并不希望经常遇到这样的大客户,一旦他们出手,一般都会在一个盘口上押注很大的资金,我们往往在他下注之后,就会停掉很多正常的接单,而去全力寻找与他的大单相反方向的投注。这等于是说,一旦某一场比赛接受了这样一个大单,那么这场比赛本来的三个盘口一下子就变成了两个,我们可以操控的空间就狭窄了很多。这样的大客户的危害性还不仅仅在于此,他们往往比别人更有能力继续赢得大资金的支持,一旦他们在某一次赌盘中输得很惨,他们为了尽快翻盘,十有八九会在下一次或者连续几次的赌盘中继续单方向押注大资金,这经常造成我们连续很多天,甚至连续几个月都会为了寻求盘面的平衡而提心吊胆。大客户,大金额,当然会为我们带来大数额的“回水”收益,但是我们更希望的是平稳地把这个行业做下去,钱可以慢慢赚,再怎么说这都是一个高收益的行业,没有必要为了一次两次的大单承担太多的风险,更没有必要冒着倾家荡产的危险去与客人对赌。即便抱着这样的想法,这场比赛的赌盘在比赛开始之前依然没有达到我们所期待的平衡,如果曼联输球的话,我们这一场比赛的赔付虽然不至于使我们倾家荡产,至少使我们一两个月以来在其它几乎所有场次的赌盘上获得的盈利全部倒贴进去。

  我在焦灼不安中给九师傅打了一个电话,九师傅的惶恐比我更为强烈,他先是在电话中大骂了几声买曼联输球的大客户,然后才有气无力地说:

  “欧洲球市买曼联赢球的太多了,他们自然不会坐以待毙,我们这次算是赔定了。”

  九师傅所说的他们,自然是指欧洲的赌球公司。九师傅这样说,自有他的道理,可我仍是不敢相信。

  “曼联会输给曼城,这可能吗?”

  我心里嘀咕着,紧张的神经却绷得更紧了。

  曼联与曼城的这场比赛是在星期日的凌晨举行的,从电视上看,比赛现场一直在下着大雨,上半场曼联队几乎没什么得分机会,反倒是曼城队速度飞快的7号利用对方的一次失误射进了一个球,那个球简直就像是贴着草皮在飞,力量大极了。进球的那一瞬间,我的心里猛地一沉,呆呆地坐在那里,浑身都好像要瘫软了。中场休息的时候,我们都低着头默默无语,我的心中反复感慨着自己命运不济,第一次就接手了这样一场怪异的比赛……那种心情真是非常沮丧。

  下半场的比赛在很长时间里呈胶着状态,我已经没什么心思继续关注比赛,只看见两队在漫天的大雨里跑来跑去,曼联队红色的球衣被雨水湿透之后,已经几乎变成了黑色,这让我看上去倍感丧气。下半场比赛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其他人主持盘口的比赛陆续开始,个人都纷纷去关心自己操盘的比赛,只剩下我一个人在那间昏暗的小屋里盯着电视机,我感觉像死一样寂静。堂哥偶尔从另一间屋里走过来,急急忙忙地问一句:“怎么样,进了么?”

  我有气无力地回答一句:“没。”

  堂哥便叹一口气,不再作声,走回去继续看他操盘的比赛。周围的房间里不断地传出其他人的欢呼声,我知道他们所负责的盘面早已经在开赛前基本摆平,所以他们能够安安稳稳地享受足球比赛的乐趣,我则必须全身心地为我所负责的盘面担惊受怕。自从踏入这一行以后,我几乎没有再体验过足球比赛本身的乐趣。如果赛前已经摆平了盘面,到比赛开始的时候早已经是精疲力尽,一心只想着到楼上铁皮房里去睡一大觉。假如比赛开始的时候还没能摆平盘面,那么比赛对我们来说就是一次“炼狱”的过程,起起伏伏,生死轮回,思想已经完全被金钱上的患得患失所操控,哪里还有心思去欣赏比赛呢?

  比赛依然在慢条斯理地进行着,可能是因为下雨的缘故,似乎看台上观众们的热情都已经被淋湿了,所有人都心安理得地准备接受1:0这样一个结局。马克·休斯连续打了两脚远射,都偏出十万八千里。若在平时,老特拉福德的看台上肯定嘘声四起,但是这次什么声响也没有,寂静得令人感到恐怖。

  我又拨通了九师傅的电话,这次九师傅的口气明显平静了许多,他略带喜色地对我说:

  “那边又传来消息,说在封盘的最后时刻,有几注资金惊人的买家押在曼联输上,看来情况要有转机了。”

  我又是一惊,随口道:

  “场上的形势是曼联被动挨打,必输无疑,会有什么转机呢?这是不可能的。”

  “没有不可能的事!”

  九师傅断然打断了我的话,听得出,他对我所说的有些生气。我醒悟犯了忌讳,忙道:

  “曼联不能赢,又输不起,会是什么结局呢?”

  九师傅对我的问题报以一笑,好在他此刻心情一定甚好,只重声笑骂了我一句“平局,傻瓜”便挂断了电话。

  这也是一场假球?我瞪大眼睛,呆呆地盯着电视画面,头脑却被历史上的假球丑闻全然占据了……

  20世纪60年代是英格兰足球史上最黑暗的年代。假球丑闻频频被曝光,一度使得英国足球的信誉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1964年《星期日人民杂志》所揭露出来的“古德事件”。1964年4月12日,英国《星期日人民杂志》刊发了一连串系列追踪报道,文章指控有人在英格兰联赛的多场比赛中受贿,多达16支俱乐部球队和至少21名球员被卷入了这场旋涡。其实早在那之前一年,1962至1963赛季夺得联赛冠军的埃弗顿队就被多家媒体指控卷入了假球丑闻,但是一直找不到直接的证据。英国足总在1963年圣诞节之后组成了22人的调查队伍,一直调查到1964年的3月,但也没有找到什么证据。《星期日人民杂志》以7000英镑的报酬终于翘开了前埃弗顿队球员吉米·古德的嘴巴,吉米·古德向《星期日人民杂志》揭露出了许多鲜为人知的内幕。他指出,1962年12月伊普斯维奇队2比1击败谢菲尔德星期三队的比赛是场假球。谢菲尔德星期三队的三名球员——队长彼德·斯万、中锋戴维·托尼和前卫托尼·凯伊联手制造了这个比分,事后每人得了100英镑。而且在同一天,丙级联赛的林肯郡队与布兰德福德队的比赛以及丁级联赛中约克郡队与奥尔德汉姆队的比赛都是假球。

未等英国足总出来表态,警方于当晚就迅速组成了专门的机构介入调查。在那之后的三天之内,有60多名球员接受了警方的调查。英国警方一直把这次调查持续了长达半年以上。并终于摸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假球”案源自1963年英格兰丁级联赛布里斯托尔队的一场比赛,那场比赛之后英国警方立案调查,最后两人被法院处以50英镑的罚金,英格兰足总随即对他们终生禁赛。所有人以为该案到此为止时,《星期日人民杂志》却派出以加伯特为首的调查小组,对此案进行更深入的调查采访,最后找到了了古德这一“假球”案的主犯,并且鼓动他站出来揭发事件的全部背景。古德承认:他在1961到1963年效力于英格兰曼斯菲尔德队时,与博彩公司勾结,向各个级别联赛的球员行贿,让他们参与打假球。古德指挥这一“假球”集团的方式是,他利用英国赌球的合法性,先与博彩公司定好三场到五场比赛,然后由他去劝说参赛球员,让他们故意输掉比赛,为了保证参赛球员能够信守承诺,他要求这些球员必须以他开的赔率押上一定的本钱,如果球员成功地输掉了比赛,就可以得到数倍于本钱的“酬劳”。他自己在几年间更是从中牟取了高达7000英镑的暴利(当时英格兰球员最高周薪只有50多英镑)。  第二年1月,10名球员在诺丁汉阿萨塞斯接受了审判,古德自己也未能置身事外,受到了最严重的处罚,4年监禁并罚款5000英镑,另外3名谢菲尔德星期三队球员凯伊、托尼和斯万被监禁两年,并被终生禁赛。其中托尼·凯伊在《星期日人民杂志》揭发这起丑闻时,已经从谢菲尔德星期三队转会至埃弗顿队,并且第一次代表国家队参加了国际大赛,被公认为是英格兰足球一颗正在冉冉升起的新星。如果不是那100英镑,他很可能会在1966年夺得世界杯的英格兰队中占有一席之地。1991年,凯伊成为英国《太阳报》的专栏作者,在专栏开篇的第一篇文章中,他简略地回顾了当时的情形,执拗地说:“那100英镑根本不是对手给我们的,那只不过是谢菲尔德星期三俱乐部老板发放的花红。”

  这场巨大的“假球”丑闻之所以能够被揭露,直到最终受到法律的惩罚,主要归功于新闻界尤其是《星期日人民杂志》三年内的连续调查和追踪报道。该报记者加伯特和坎普林冒着生命危险,获得了犯罪嫌疑人的谈话录音,为法庭提供了最重要的证据,两人最后还亲自走上法庭作证。也是该报记者掌握的线索,帮助警方一度陷入死胡同的调查获得了进展。在此案真相大白后,负责调查此案的英国警察和检察官都对《星期日人民杂志》记者帮助司法机关将罪犯绳之于法表示感激,法官劳顿也承认,该报获得的证据对法院的判决起了关键作用。

  《星期日人民杂志》在那次事件之后声名大振,一度成为向英格兰假球现象进攻的旗手。1972年他们的这些努力终于遇到了麻烦。那一年,沃尔夫汉普顿流浪者队前卫弗兰克·莫罗向《星期日人民杂志》揭露,当年利兹联队的苏格兰国脚比利·布雷纳曾试图向他行贿。当时利兹联队已经夺得了英国足总杯,他们希望在英格兰甲级联赛最后一场与沃尔夫汉普顿流浪者队至少打平,这样就可以一举夺得“双冠王”。布雷纳在俱乐部主席唐·雷维的授意下找到了莫罗,在比赛前向他行贿5000英镑,让他在比赛中制造一个点球,莫罗婉言拒绝,最终利兹联队以一球失利无缘联赛冠军。

  在莫罗的揭发文章披露之后,布雷纳起诉《星期日人民杂志》损害名誉罪,但在该案审判前他却又主动提出要求撤诉,并承认自己并没有受到伤害,如果双方在庭外私了,他愿付出自己的诉讼费。不过,自以为成竹在胸的《星期日人民杂志》拒绝了他的要求,有报道认为:该杂志愚蠢地认为法官和陪审团在媒体与明星打官司时对媒体有着明显的敌意,他们力图改变这一现状。审判如期进行,结果莫罗在法庭的证言未能说服陪审团,布雷纳反而大获全胜,获得了那个时代最大的一笔赔偿——10万英镑。

  英格兰既是现代足球的鼻祖,也同样是假球的鼻祖,尽管现在的英格兰超级联赛中此类的假球事件已经很少被发现和证实,但这并不等于英格兰足球已经天下太平了。即便是这个晚上面对的曼联和曼城两队,在英格兰的假球历史上也都有过不甚光彩的记载。其中最著名、最可笑的一件事发生在1905年8月,曼城当时的头号球星梅里迪斯在与阿斯顿维拉队的比赛之前和阿斯顿维拉队的队长阿列克斯·李打赌,声称自己赌阿斯顿维拉获胜,然后当即掏出10英镑塞到阿列克斯的口袋里,说:“可事实将与我的赌注相反,所以我现在就愿赌服输,我看你们还是放弃了吧。”可能这本来只是梅里迪斯玩弄的一个恶作剧,但阿列克斯却感到受到了莫大的侮辱,旋即向当执主裁判告发了此事。可怜的梅里迪斯被认为是以10英镑行贿,结果惨遭禁赛一年的处罚,这是曼城俱乐部的大名第一次出现在英格兰假球的历史上。

  如果说曼城的“第一次”是被冤枉了的话,那么曼联的“第一次”则是证据确凿。1915年4月初,面临降级危险的曼联队到客场出战利物浦队,曼联的几名队员邀请利物浦队的几名队员在赛前两天到曼彻斯特的一家酒吧聚会,双方商定利物浦队让球。这场比赛是1915年4月2日进行的,此前实力不济的曼联队轻松地以2比0客场拿下了风头正劲的利物浦队。利物浦的球迷感到十分震怒,甚至有的赌球人士坚称这是一场假球而拒绝支付赌金。随后,英格兰足总和警方展开了调查,他们在利物浦队球员杰克·谢林顿处打开了缺口,最后有9名球员被禁赛。其中,这次让球事件的的始作俑者,曼联队的得分手恩诺科·韦斯特被罚禁赛30年,直至1945年他62岁的时候才可以获得解禁。

  假球历史,有一个共同的轨迹,那就是:早期的假球一般都是球员之间为了保证本队的成绩而向对手中的个别球员进行行贿,多数牵涉到金钱的贿赂,也有少数根本就与金钱的往来无关,纯粹是相互关系上的精神和感情笼络。可以说,那时候的假球相对而言还算是比较简单、直白,仅仅是球员之间的交易,球队的教练和俱乐部的老板都极少参与进去,更没有发现场外势力,尤其是赌球集团势力的参与。所以那些年英国、意大利、法国等国揪出了一些假球事件,并最终成功地通过法律完成了对涉案人员的处罚,这并不能作为最近几年欧洲足坛打击假球的参照和示范。时代不同了,制造假球的动机、目的和手段都已经与几十年前千差万别,当年成功地打了假,仅仅是基于当时的情况。最近几年来,即便是在当初在足球打假问题上取得过巨大成功的英国、意大利和法国,无论是足协还是警方,无不对现在盛行的假球方式束手无策。如今的假球现象比几十年前更为普遍,更??保?哺???危???丛印W闱虮热?丫?晌?3兜缴缁嵴?巍⒕?煤芏喾矫娴囊桓雠哟蟮木?妹爬啵?鞣矫娴氖屏Χ疾粼釉诶锩妫?ハ嘀?涞睦?嬲?嵋丫??醢兹然?W闱虮热?丫?拥ゴ康奶逵?杭迹?映∩?1个人之间的技术、战术、体能、素养的较量,演变为一种异常复杂的、多角度的、多侧面的力量的比拼。一场比赛的结果往往是很多种场外力量在很长一段时期内互相制约、互相冲突的结果,而绝不仅仅是球员、教练员、球队、俱乐部之间竞争的结果。所以,现在的假球事件在调查起来就远远不如早年那样直接了当,甚至更多的时候根本就无从查起,无法查起。

  早年英国足球界发生的那些贿赂事件,归根结底还是出于感情笼络,所牵涉到的金钱即便在那个年代、即便是对于当时相对贫穷的足球运动员来说,也都算不上是很大的数额,同业之间相对和睦的关系往来,相对平和的交往心态,奠定了当时足球圈的主要基调。英国足球圈一直很刻意地强调各球队之间的竞争和对抗关系,鼓励球员和球迷采取越来越激烈的手段制造球队之间互相对抗,甚至不共戴天的气氛,最近十几年来还特别突出了同一个城市的球队之间“德比战”的重要性。这些举动固然主要是为了争夺市场占有率,吸引更多的球迷关注。另一方面,他们最初的目的之一,也是试图通过这种人为制造的“火星撞地球”的氛围,使球员们之间产生互相对抗的情绪,从而从根本上消除球员之间发生感情笼络而影响比赛的可能性。

  这样做的副作用就是球迷之间的对立情绪逐渐蔓延,进而直接导致了场外暴力事件和看台打斗事件的频繁发生。可以说假球越猖獗的国家,球迷暴力事件也会越多。结果为了防止假球,就要煽动球队之间的对立情绪,鼓动了对立情绪,球迷之间就难免要爆发暴力冲突。足球运动由此也被引向了向这种恶性循环的轨道。

  我收回了思绪,把目光又投向了电视画面。随着比赛的进行,从场面上和曼联队员的表现上,我越来越怀疑自己以前所拥有的关于这两支球队的知识。当时的这种怀疑可以说还只是一种蒙胧的感觉,而在那之后,当我逐渐深入到这一行工作的深层领域,并且对这个行业的内幕有了越来越深刻和广泛的了解之后,这种怀疑一切的感觉就成了始终伴随在我的左右的一种切实的生活。后来,我们甚至可以对任何一场比赛都情不自禁地产生出这样的怀疑,我们几乎已经不再相信这世上还有多少真正的、纯粹的足球比赛,对于我们的每一次怀疑,我们都能够轻而易举地联想起许许多多曾经发生过的故事,或者曾经知道过的信息作为佐证。再没有哪一支俱乐部是逍遥于世外的,职业足球的几乎每一个细节都被打上了虚伪的标签。比赛只不过是多方角力之后的一个过场,在赛前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这可能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完整地知道。正因为如此,在判断一场比赛胜负的时候,球队的技术和战术能力已经显得越来越不重要了,我和我的同行们早已经把关注的目光更多地投注于球队在场外、在赛前的各种风吹草动,投注于每一场比赛对于整体格局、对于所牵涉的各方利益的综合评判上。

  那会面对这样两支球队,我还是对九师傅的话半信半疑。我知道这两支队伍由来已久的敌对和竞争的历史,甚至很清楚两队球迷之间“红军”与“蓝军”水火不相容的心态。怀疑是一掠即过的感觉,没有上升到理智的思路。后来发生的事情让我对那曾经掠过的怀疑报有一丝嘲笑——曼联在第80分钟的时候扳平了比分,并且把1比1的比分保持到终场。至今我依然可以清晰地记得当麦考莱尔踢进扳平的一球的时候,我那种如释重负的情景。没有惊喜,没有欢呼雀跃。我原本就瘫软地半躺半坐在围成半圆的藤椅上,那一瞬间更加感觉到几乎要瘫软到地上去。当时脑子一片空白,我真希望就那样永远空白下去,什么也不用再想,什么也不用再担忧。

  麻木成了我在后来很多年里唯一的感觉,我已经麻木了——对于足球麻木了,对于自己所从事的事业麻木了。从那一刻起,我对赌庄的黑幕有了本质的认识,油然而生的是强烈的犯罪感。苏洛见我心事重重的样子,便开导我说:

  “有赌客哭的,才有我们赌庄笑的,你何必为那些不相干的人忧心呢?要怪,也怪他们贪财好货,心存侥幸啊!”

  球赛结束后马上要做的就是结算这场比赛最终的账目。结算必须经过两个人的核数,以最大限度地避免出现差错的可能。我们一般都是两个人同时在场进行结算,这样免得一个人算过之后,另一个人再算一遍。这是我堂哥定下来的主意,过去他们做**和马票的时候,采用的是互相不见面式的核算,就是一个人算完之后,把账目放在一个黑袋子里面,每个盘口有一个黑袋子,各个盘口逐渐核算出来,就会有很多黑袋子排成一排。然后,核数的老师傅才会一边喝着茶一边慢悠悠地走出来,随手抄起一个黑袋子拿去再仔细核算第二遍,第二遍核算完成之后,会装进一个黄袋子里面永久保存。算“黑袋”的人事先并不会知道自己算出来的“黑袋”最终将会由哪一位师傅去完成“黄袋”。一般我们把第一次核算叫作“黑袋”,第二次叫作“黄袋”。“黄袋”师傅一般都是账目算得又精又快,而且深得老板信任的人。九师傅原来就曾经很长时间在林氏家族的门下担任“黄袋”师傅未等英国足总出来表态,警方于当晚就迅速组成了专门的机构介入调查。在那之后的三天之内,有60多名球员接受了警方的调查。英国警方一直把这次调查持续了长达半年以上。并终于摸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假球”案源自1963年英格兰丁级联赛布里斯托尔队的一场比赛,那场比赛之后英国警方立案调查,最后两人被法院处以50英镑的罚金,英格兰足总随即对他们终生禁赛。所有人以为该案到此为止时,《星期日人民杂志》却派出以加伯特为首的调查小组,对此案进行更深入的调查采访,最后找到了了古德这一“假球”案的主犯,并且鼓动他站出来揭发事件的全部背景。古德承认:他在1961到1963年效力于英格兰曼斯菲尔德队时,与博彩公司勾结,向各个级别联赛的球员行贿,让他们参与打假球。古德指挥这一“假球”集团的方式是,他利用英国赌球的合法性,先与博彩公司定好三场到五场比赛,然后由他去劝说参赛球员,让他们故意输掉比赛,为了保证参赛球员能够信守承诺,他要求这些球员必须以他开的赔率押上一定的本钱,如果球员成功地输掉了比赛,就可以得到数倍于本钱的“酬劳”。他自己在几年间更是从中牟取了高达7000英镑的暴利(当时英格兰球员最高周薪只有50多英镑)。  第二年1月,10名球员在诺丁汉阿萨塞斯接受了审判,古德自己也未能置身事外,受到了最严重的处罚,4年监禁并罚款5000英镑,另外3名谢菲尔德星期三队球员凯伊、托尼和斯万被监禁两年,并被终生禁赛。其中托尼·凯伊在《星期日人民杂志》揭发这起丑闻时,已经从谢菲尔德星期三队转会至埃弗顿队,并且第一次代表国家队参加了国际大赛,被公认为是英格兰足球一颗正在冉冉升起的新星。如果不是那100英镑,他很可能会在1966年夺得世界杯的英格兰队中占有一席之地。1991年,凯伊成为英国《太阳报》的专栏作者,在专栏开篇的第一篇文章中,他简略地回顾了当时的情形,执拗地说:“那100英镑根本不是对手给我们的,那只不过是谢菲尔德星期三俱乐部老板发放的花红。”

  这场巨大的“假球”丑闻之所以能够被揭露,直到最终受到法律的惩罚,主要归功于新闻界尤其是《星期日人民杂志》三年内的连续调查和追踪报道。该报记者加伯特和坎普林冒着生命危险,获得了犯罪嫌疑人的谈话录音,为法庭提供了最重要的证据,两人最后还亲自走上法庭作证。也是该报记者掌握的线索,帮助警方一度陷入死胡同的调查获得了进展。在此案真相大白后,负责调查此案的英国警察和检察官都对《星期日人民杂志》记者帮助司法机关将罪犯绳之于法表示感激,法官劳顿也承认,该报获得的证据对法院的判决起了关键作用。

  《星期日人民杂志》在那次事件之后声名大振,一度成为向英格兰假球现象进攻的旗手。1972年他们的这些努力终于遇到了麻烦。那一年,沃尔夫汉普顿流浪者队前卫弗兰克·莫罗向《星期日人民杂志》揭露,当年利兹联队的苏格兰国脚比利·布雷纳曾试图向他行贿。当时利兹联队已经夺得了英国足总杯,他们希望在英格兰甲级联赛最后一场与沃尔夫汉普顿流浪者队至少打平,这样就可以一举夺得“双冠王”。布雷纳在俱乐部主席唐·雷维的授意下找到了莫罗,在比赛前向他行贿5000英镑,让他在比赛中制造一个点球,莫罗婉言拒绝,最终利兹联队以一球失利无缘联赛冠军。

  在莫罗的揭发文章披露之后,布雷纳起诉《星期日人民杂志》损害名誉罪,但在该案审判前他却又主动提出要求撤诉,并承认自己并没有受到伤害,如果双方在庭外私了,他愿付出自己的诉讼费。不过,自以为成竹在胸的《星期日人民杂志》拒绝了他的要求,有报道认为:该杂志愚蠢地认为法官和陪审团在媒体与明星打官司时对媒体有着明显的敌意,他们力图改变这一现状。审判如期进行,结果莫罗在法庭的证言未能说服陪审团,布雷纳反而大获全胜,获得了那个时代最大的一笔赔偿——10万英镑。

  英格兰既是现代足球的鼻祖,也同样是假球的鼻祖,尽管现在的英格兰超级联赛中此类的假球事件已经很少被发现和证实,但这并不等于英格兰足球已经天下太平了。即便是这个晚上面对的曼联和曼城两队,在英格兰的假球历史上也都有过不甚光彩的记载。其中最著名、最可笑的一件事发生在1905年8月,曼城当时的头号球星梅里迪斯在与阿斯顿维拉队的比赛之前和阿斯顿维拉队的队长阿列克斯·李打赌,声称自己赌阿斯顿维拉获胜,然后当即掏出10英镑塞到阿列克斯的口袋里,说:“可事实将与我的赌注相反,所以我现在就愿赌服输,我看你们还是放弃了吧。”可能这本来只是梅里迪斯玩弄的一个恶作剧,但阿列克斯却感到受到了莫大的侮辱,旋即向当执主裁判告发了此事。可怜的梅里迪斯被认为是以10英镑行贿,结果惨遭禁赛一年的处罚,这是曼城俱乐部的大名第一次出现在英格兰假球的历史上。

  如果说曼城的“第一次”是被冤枉了的话,那么曼联的“第一次”则是证据确凿。1915年4月初,面临降级危险的曼联队到客场出战利物浦队,曼联的几名队员邀请利物浦队的几名队员在赛前两天到曼彻斯特的一家酒吧聚会,双方商定利物浦队让球。这场比赛是1915年4月2日进行的,此前实力不济的曼联队轻松地以2比0客场拿下了风头正劲的利物浦队。利物浦的球迷感到十分震怒,甚至有的赌球人士坚称这是一场假球而拒绝支付赌金。随后,英格兰足总和警方展开了调查,他们在利物浦队球员杰克·谢林顿处打开了缺口,最后有9名球员被禁赛。其中,这次让球事件的的始作俑者,曼联队的得分手恩诺科·韦斯特被罚禁赛30年,直至1945年他62岁的时候才可以获得解禁。

  假球历史,有一个共同的轨迹,那就是:早期的假球一般都是球员之间为了保证本队的成绩而向对手中的个别球员进行行贿,多数牵涉到金钱的贿赂,也有少数根本就与金钱的往来无关,纯粹是相互关系上的精神和感情笼络。可以说,那时候的假球相对而言还算是比较简单、直白,仅仅是球员之间的交易,球队的教练和俱乐部的老板都极少参与进去,更没有发现场外势力,尤其是赌球集团势力的参与。所以那些年英国、意大利、法国等国揪出了一些假球事件,并最终成功地通过法律完成了对涉案人员的处罚,这并不能作为最近几年欧洲足坛打击假球的参照和示范。时代不同了,制造假球的动机、目的和手段都已经与几十年前千差万别,当年成功地打了假,仅仅是基于当时的情况。最近几年来,即便是在当初在足球打假问题上取得过巨大成功的英国、意大利和法国,无论是足协还是警方,无不对现在盛行的假球方式束手无策。如今的假球现象比几十年前更为普遍,更??保?哺???危???丛印W闱虮热?丫?晌?3兜缴缁嵴?巍⒕?煤芏喾矫娴囊桓雠哟蟮木?妹爬啵?鞣矫娴氖屏Χ疾粼釉诶锩妫?ハ嘀?涞睦?嬲?嵋丫??醢兹然?W闱虮热?丫?拥ゴ康奶逵?杭迹?映∩?1个人之间的技术、战术、体能、素养的较量,演变为一种异常复杂的、多角度的、多侧面的力量的比拼。一场比赛的结果往往是很多种场外力量在很长一段时期内互相制约、互相冲突的结果,而绝不仅仅是球员、教练员、球队、俱乐部之间竞争的结果。所以,现在的假球事件在调查起来就远远不如早年那样直接了当,甚至更多的时候根本就无从查起,无法查起。

  早年英国足球界发生的那些贿赂事件,归根结底还是出于感情笼络,所牵涉到的金钱即便在那个年代、即便是对于当时相对贫穷的足球运动员来说,也都算不上是很大的数额,同业之间相对和睦的关系往来,相对平和的交往心态,奠定了当时足球圈的主要基调。英国足球圈一直很刻意地强调各球队之间的竞争和对抗关系,鼓励球员和球迷采取越来越激烈的手段制造球队之间互相对抗,甚至不共戴天的气氛,最近十几年来还特别突出了同一个城市的球队之间“德比战”的重要性。这些举动固然主要是为了争夺市场占有率,吸引更多的球迷关注。另一方面,他们最初的目的之一,也是试图通过这种人为制造的“火星撞地球”的氛围,使球员们之间产生互相对抗的情绪,从而从根本上消除球员之间发生感情笼络而影响比赛的可能性。

  这样做的副作用就是球迷之间的对立情绪逐渐蔓延,进而直接导致了场外暴力事件和看台打斗事件的频繁发生。可以说假球越猖獗的国家,球迷暴力事件也会越多。结果为了防止假球,就要煽动球队之间的对立情绪,鼓动了对立情绪,球迷之间就难免要爆发暴力冲突。足球运动由此也被引向了向这种恶性循环的轨道。

  我收回了思绪,把目光又投向了电视画面。随着比赛的进行,从场面上和曼联队员的表现上,我越来越怀疑自己以前所拥有的关于这两支球队的知识。当时的这种怀疑可以说还只是一种蒙胧的感觉,而在那之后,当我逐渐深入到这一行工作的深层领域,并且对这个行业的内幕有了越来越深刻和广泛的了解之后,这种怀疑一切的感觉就成了始终伴随在我的左右的一种切实的生活。后来,我们甚至可以对任何一场比赛都情不自禁地产生出这样的怀疑,我们几乎已经不再相信这世上还有多少真正的、纯粹的足球比赛,对于我们的每一次怀疑,我们都能够轻而易举地联想起许许多多曾经发生过的故事,或者曾经知道过的信息作为佐证。再没有哪一支俱乐部是逍遥于世外的,职业足球的几乎每一个细节都被打上了虚伪的标签。比赛只不过是多方角力之后的一个过场,在赛前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这可能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完整地知道。正因为如此,在判断一场比赛胜负的时候,球队的技术和战术能力已经显得越来越不重要了,我和我的同行们早已经把关注的目光更多地投注于球队在场外、在赛前的各种风吹草动,投注于每一场比赛对于整体格局、对于所牵涉的各方利益的综合评判上。

  那会面对这样两支球队,我还是对九师傅的话半信半疑。我知道这两支队伍由来已久的敌对和竞争的历史,甚至很清楚两队球迷之间“红军”与“蓝军”水火不相容的心态。怀疑是一掠即过的感觉,没有上升到理智的思路。后来发生的事情让我对那曾经掠过的怀疑报有一丝嘲笑——曼联在第80分钟的时候扳平了比分,并且把1比1的比分保持到终场。至今我依然可以清晰地记得当麦考莱尔踢进扳平的一球的时候,我那种如释重负的情景。没有惊喜,没有欢呼雀跃。我原本就瘫软地半躺半坐在围成半圆的藤椅上,那一瞬间更加感觉到几乎要瘫软到地上去。当时脑子一片空白,我真希望就那样永远空白下去,什么也不用再想,什么也不用再担忧。

  麻木成了我在后来很多年里唯一的感觉,我已经麻木了——对于足球麻木了,对于自己所从事的事业麻木了。从那一刻起,我对赌庄的黑幕有了本质的认识,油然而生的是强烈的犯罪感。苏洛见我心事重重的样子,便开导我说:

  “有赌客哭的,才有我们赌庄笑的,你何必为那些不相干的人忧心呢?要怪,也怪他们贪财好货,心存侥幸啊!”

  球赛结束后马上要做的就是结算这场比赛最终的账目。结算必须经过两个人的核数,以最大限度地避免出现差错的可能。我们一般都是两个人同时在场进行结算,这样免得一个人算过之后,另一个人再算一遍。这是我堂哥定下来的主意,过去他们做**和马票的时候,采用的是互相不见面式的核算,就是一个人算完之后,把账目放在一个黑袋子里面,每个盘口有一个黑袋子,各个盘口逐渐核算出来,就会有很多黑袋子排成一排。然后,核数的老师傅才会一边喝着茶一边慢悠悠地走出来,随手抄起一个黑袋子拿去再仔细核算第二遍,第二遍核算完成之后,会装进一个黄袋子里面永久保存。算“黑袋”的人事先并不会知道自己算出来的“黑袋”最终将会由哪一位师傅去完成“黄袋”。一般我们把第一次核算叫作“黑袋”,第二次叫作“黄袋”。“黄袋”师傅一般都是账目算得又精又快,而且深得老板信任的人。九师傅原来就曾经很长时间在林氏家族的门下担任“黄袋”师傅。

到了足球博彩流行的年代,因为开设盘口的时间频率比过去玩**和马票的时候频密了很多,过去基本上是一个星期只开一次盘,每次最多有七八种不同的盘口。如今差不多每天都会开设十几个盘口,所以再像以前那样慢条斯理地一步一步核对数目,已经是不太现实了。尤其是马来人和印度人做核数师傅的时候,时间会被他们拖得更长,因为他们对于数字和算术的基本概念与我们华人完全不一样,在快速的心算过程中,他们几乎从来不使用乘除法,而只会用加减法。比如说有客人来购买5张每张5元的彩票,我们最直觉的反应就是“5乘以5”,所以一下子就会报出25元的合计价。而他们不习惯这样做,他们的传统是“5加5加5……”,一共加五次,然后报出合计价。他们这样做往往会取得很精确的计算结果,避免了出现差错的可能性。但是在计算速度上会减低很多。目前,“黄袋”师傅的角色已经逐渐淡出了这个行业,而电脑记账已经完全普及,甚至有些客户较多的卜基都抱着笔记本式电脑出外行街。最近两三年来,稍微有点规模的博彩公司都已经在利用互联网互通信息和记载账目,像我们当时那样手工操作、传真往来的方式,在如今这个时代已经是不可想象了。  在自己平衡不了自己的盘面的时候,就肯定会动起其他的歪脑筋。这时候,向其他的赌球公司“买盘”来维持平衡,就成为必然的举措。有时候是不得已而为之,但更多的时候则成了互相进行倾轧的手段。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亚博娱乐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

正文右侧广告三